400-685-0732

WJMonitor舆情之声

企业大数据智能舆情监测管理解决方案

全网监测海量数据按需发布监测预警

实时把握舆情动态精准追溯信息源头

9158前行之惑 不能指望监管方永远网开一面

9158前行之惑 不能指望监管方永远网开一面

rude 暂无评论
SEO知识

  自YY上市之后,真人视频互动社区9158引起了业界的注意。这是杭州除阿里巴巴之外的第二大互联网公司,年营收10亿元,成立八年以来非常低调,很少引起业界关注。这么大营收规模,不管是否盈利,都已基本具备赴美上市的资格。

  9158的盈利模式看起来简单,实际上相当机巧,他们提供的是一个满足“心理刚需”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孤独者、压抑者、失意者、风光者齐聚一堂,人性的多样化特点表露无遗,而9158面向特定人群进行精细挖掘,从参与者的心理入手,实现了最难获得的商业诉求。在这里,组织者、表演者、大款、掮客、围观者等相关利益方密切协作,和谐共存,有人捧人场,有钱捧钱场,形成了一个较为独特的网络江湖生态体系。而这一切,没有之前几年的和平发展阶段,是很难做到的。

  也有人直接将9158单纯定义为“情色经济”或“暧昧经济”,这似乎也不完全能说明情况,只是这种业务模式打擦边球的味道太重了,监管风险随时存在。9158类似线下的夜总会或歌厅,但互动性更好一些。在歌厅里,大款给歌手送花篮,之后由歌厅与歌手按比例分配花篮收益,在9158,大款可以给歌手送虚拟物品,之后再由平台商与歌手按比例分配收益。

  这个业务过程本身问题不大,问题在于该业务所寄生的整体环境,如果该网站上所有人都去一个个大房间里听歌了,倒也没关系,但实际情况可能不会随人所愿。例如,线下夜总会中存在着一些灰色地带,多年来也没有得到圆满治理,而这个灰色地带,在9158这类的视频网络社区中,也不可避免。

  9158中存在着大量私密房,与进行公开表演的房间不同,理论上在这些小房间里是可以为所欲为的,这是监管的难点。而正是这些私密房的用户,才构成了9158的消费用户主体。这就好像,在夜总会中表演唱歌是没问题的,到包房中去做坏事才是问题。可在外面大厅里听歌的那些人,恰恰主要来自于包房,如果你把能做坏事的包房都取缔了,自然也没人去大厅里听歌了。

  说到这个,有必要回顾一些历史。时间回推至10年前2003,随着adsl的逐步普及,真人视频社区大致也就是那个时候出现,9158并不是最早的。当时有模仿自韩国的saynsay,meetingbox等多人视频社区,可由于内中存在大量的色情互动行为,这些产品很快就在监管压力下消失了。之后语音社区聊聊和老牌聊天室碧聊也介入这个领域,也因监管压力沉重而步履维艰,如今碧聊已停止运营。

  在真人视频社区领域的教训,来自E话通和腾讯聊天室,在2007年时两者都是有数千万量级用户的产品,E话通高峰时同时在线高达10万人以上,风光一时。E话通最终在用户投诉导致公安机关介入调查的压力下,不得已自废业务,而QQ聊天室也是开了关关了开,最终被废掉。当时的事实已证明,真人视频互动产品具有先天缺陷,很难满足监管要求,投资风险过大。

  当然,同时代的9158活了下来,并茁壮成长。如果9158当时开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是很难平安度过那一段艰难时光的。9158生在了一个发展环境非常宽松的省份,在地方对产业进行保护和扶植的背景下,9158能屹立不倒,并在这个网络巨头都不敢染指的行业中,走了过来。

  真人视频互动社区的难点并不在于商业化,而在于如何能平稳完成用户积累,培养出良好的用户习惯并最终将身份洗白。早期失败的产品中,不乏体量比9158还大的,但他们没有及时完成业务的正向化引导,导致最终说死就死了,没有办法。而9158则不同,他们已成功从以色情表演为导向的海量用户中,提炼出愿意免费或付费看表演的相对用户群体,这是其存在的根本依据。

  如今在9158上常年从事各种表演的女孩有上万人之多,收入低至数百元,高至数万元。虽然有很多表演仍存在情色及挑逗成分,但毕竟已不是10年前或8年前那样赤裸裸的了,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还是网站发展的自我调整,都没关系,关键之处在于其发展路径是由负转正的,这使其距离死亡的边缘越来越远。即便如2011年831大案那样的严重事件,也没有撼动其根本,表明在监管层面9158已初获认可。

  除电子商务外,任何一个成功的大众化网络产品的成长过程,都不乏与色情或情色多少沾染一些关系。有些是隐性的,如门户上的一些擦边球内容,某些社交工具的勾搭功能等,有些是显性的,如9158这类的真人视频互动社区。满足用户的情色需求,对于早期积累用户至关重要,也使得用户获取成本极为低廉。谁撑不过这个阶段的监管压力谁就倒下,能挺过去就面临艳阳天,这是现实问题。不过重要的是,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就9158而言,接下来的路其实更关键。

  9158的商业逻辑并不复杂,不管是在上边花钱的,还是在上边挣钱的,其根本都来自于低质量的海量用户,支撑其商业模式的,也正是那庞大的人气。海量用户的特点是大多不想花钱,内中鱼龙混杂,不乏想干坏事的。但是,这个群体中想花钱的及不干坏事的用户也很多,只是需要一个提炼的过程。

  如果因监管需要将现有用户的规模保留,抛弃低质量的海量用户,网站的发展就成了问题,用户获取成本会很高。而且,即便在那些整日看歌唱表演的用户中,大笔花钱的人也仍是少数。花钱者和围观者看似关系不大,其实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缺了谁也不行。

  如果继续发展海量用户,甚至上市融资后扩大用户规模,使其为金字塔顶端供血,扩大网站营收,那监管成本将持续上升到难以忍受的地步,现在9158的监管成本就已不低了。再者,如果管得多了,严了,对用户获取也非常不利。监管在外人看来很简单,对网站本身而言绝不简单。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清晰战略方向是不行的,指望监管方永远网开一面也不现实,一时不管不等于一世不管,只有及时找到方向进行调整,才能将风险逐渐缩小。市场,是会给留出一定时间的,只看你能不能好好利用了。

  (葛甲供网易科技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家简介:葛甲:互联网发展史研究者和观察者,“通俗互联网”概念的倡导者,长期从事新闻出版,互联网研究和舆情分析工作,是核心期刊《网络传播》的专栏作者,著有《千万网事》等专业书籍,现任职于五洲传播网络中心。

文军二维码

推荐阅读

WJMonitor试用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