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85-0732

WJMonitor舆情之声

企业大数据智能舆情监测管理解决方案

全网监测海量数据按需发布监测预警

实时把握舆情动态精准追溯信息源头

获取验证码

博客网的倒掉:又一个十亿美金的教训

博客网的倒掉:又一个十亿美金的教训

rude 暂无评论
SEO知识

  作者简介:林军, 中信出版社&蓝狮子签约作家,曾任IT第一中文网站天极网创始人和总编辑等职。现任移动互联网垂直媒体雷锋网CEO。曾著有《沸腾十五年——中国互联网1995-2009》。

  写在前面:

  今日发的内容是我《十亿美金的教训》一书在出版前拿下的一个章节,现决定放在微信公众账号里发,长文慎入,不过我将会分三次发送,为了大家更好的阅读体验,先将大概提纲列出:

  1、卢亮和谭涌泉的加入

  2、互联网第一书生方兴东

  3、从博客中国到博客网

  4、早期创业伙伴人来人去

  5、梦之城项目放大内耗

  6、内忧外患下方兴东出局

  7、沈枫来去匆匆

  8、方兴东重任CEO

  -——————以下为正文——————-

  书生造反,十年未成。在很多人看来,方兴东未能最终成就惊世伟业,博客网成为一个10亿美金的教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身上的书生意气。

  这句对,但不全对。方兴东和博客网是本书(指《十亿美金教训》)案例里投资额最少的一个,但却是最典型的一个。这种典型性显然不是因为他是书生,而是因为,在创业家到商业之间的跨越上,一个创业家可能出现的问题,方兴东都出现过,而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比其他的创业家相比,更加书生意气。

  比如团队问题,方兴东本人有很强的事业心,也超级能干,精力旺盛,志向远大。博客中国最开始能每年大跨步前进也充分展示了其的创业才华。但方兴东太自我了,特别是融资之后,噪音多了,他为了推动自己的想法,对于一些高管进行纵容,让整个博客网的管理团队从来不曾进入一个强大、团结、有竞争力的境地。

  在话语权的控制和管理上,评论家出身的方兴东本得天独厚。但转身为企业家后的方兴东却对此没有清醒的认识,毕竟评论家是说别人的,做企业家要由人说的,而且要克制自己的表达。比如由于在董事会和管理层之间过于文过饰非,加上快速的盲目扩张,让董事会曾经一段时间对方兴东缺乏信心,最终多次沉浮过来,方兴东自己私募基金回购公司,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博客网从一开始的确是方兴东一个人的公司,但随着风险资本的进入诸多强人的加入,博客网其实已经成为一家公众公司,但方兴东依旧认为这是他一个人的公司,这种相互的认知错位,是博客网成为一个10亿美金教训的根源所在。

  卢亮和谭涌泉的加入

  直到今天,卢亮回忆起接到晨兴创投在2004年冬天从香港给在美国念博士学位的他打来的电话时还显得有些兴奋,对方希望出价200万美金,条件是卢亮所创办的BlogDriver能与冒志鸿的UUzone合并,一起做一家在中国Web2.0时代的性公司。

  卢亮,70年代生人,中科大毕业,此时正在美国德州读计算机博士学位,与好友文心共同创办了微分公司,其主要运营的是博客分享平台BlogDriver。卢亮是个人才,离开博客网后自己创业了一段时间,之后去了淘宝,曾担任淘宝无线业务总经理,现为华数淘宝总经理。

  有钱进来,给钱的VC晨兴创投又是一家很有声望的投资机构,要做的事情也足够激动人心。不过,卢亮在兴奋之余也头大不己。这是因为他在一周前刚答应以一比十的比例与博客中国换股合并,虽然这只是个口头协议,没有法律效益。但卢亮答应人在先,抉择起来,确实有问题。

  从逻辑上说,卢亮都应该选择和冒志鸿合作。单从融资额来说,BlogDriver已经值200万美金了,除非博客中国能融到2000万美金的钱,否则相对于UUzone的出价,卢亮在博客中国里的权益是受损的。

  从合作的顺畅性来说,BlogDriver其实一直在和UUzone合作,一直用UUzone的带宽和服务器。而与博客中国的方兴东,更多停留在务虚层面,一起讨论博客的未来,方兴东到美国来陪着见一些人,卢亮回中国方兴东来陪着见一些人而已。

  从互补性来说,卢亮也应该和UUzone合作,方兴东虽然写得一手好评论,激情四溢,但商业上的经验乏善可称,和卢亮一样更多是书生创业。而UUzone的冒志鸿是中国互联网的早期创业者,他曾经写出过和腾讯QQ早期竞争的类ICQ的产品,在这个行业中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良好的口碑。

  不过,卢亮最后还是选择了和方兴东合作,让卢亮感慨的是,冒志鸿对与方兴东合作的所有提醒后来都一一实现。

  让卢亮下定决心加入博客中国,与方兴东合作的原因很多,但与谭涌泉的一个跨洋电话关联颇大。

  谭涌泉其人,帅小伙,1974年生人,曾在中国电信工作多年,从中国电信离开后去沃顿商学院读了个MBA,回国后在联想投资工作,头衔是副总裁。

  到2004年下半年,方兴东的博客中国开始到处融资,找到了谭涌泉。谭涌泉当时也很看好Web2.0,博客中国很Web2.0,因此谭涌泉对方兴东和博客中国也很有兴趣,他也向联想投资大力推荐了方兴东的这个项目,联想投资也有兴趣,但最终被联想控股否决了,对于为什么会被否决,一种解释是是方兴东的博客中国一直在骂联想,联想控股没理由给一个骂自己的公司投资,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最终是被否决了。

  联想控股否决了博客中国后,谭涌泉觉得很郁闷,但也没有办法,他主动帮助方兴东联系其他投资人,甚至帮助讲解商业计划和未来可能,一来二去,谭涌泉自己给自己说服,决定还是自己跳下去加入博客中国,帮助方兴东融资。

  谭涌泉的进入,让博客中国的融资变得容易起来。在此之前,博客中国更多是方兴东和他的老伙伴王俊秀的博客中国。虽然有陈天桥和羊东的50万美金的天使投资,但如今基本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谭涌泉的进入,特别是他与投资人交往的先天圈子优势和丰富经验,很快赢得了Intel投资部的认可,而羊东所服务的软银也表示,只要有一家愿意投,他们也愿意追投,几乎在一夜之间,博客中国成为投资圈内争相竞投的对象,甚至2005年即将上市的百度,也参股了一小部分的股份。

  智基创投陈友忠曾经讲过一个段子:2005年,他们也看过方兴东办的Web2.0的项目,最开始记得方兴东提到当时他想要的只有三四百万美金,但是因为很热,大家都想投,于是冲到了一千万美金。类似的话,IDG熊晓鸽也曾感慨过,想来可见当时博客中国的受追捧程度。

  除了与方兴东一起说服投资商给博客中国投资,谭涌泉对博客网的另一间接贡献是说服卢亮的加入,并出任CTO。

  据当事人的回忆,谭涌泉的相邀,也让卢亮在博客中国和UUZone的选择中倾向了博客中国。一是谭涌泉的加入对融资有了确保,二是谭涌泉也有着丰富的商务运作经验,三是谭涌泉可以给自己互补。

  卢亮的加入,让谭涌泉的融资工作也增加了一个砝码,一个在中国也有工作经验的,从美国回来的计算机博士出任博客中国的CTO,让这个博客中国的团队短板得到了弥补。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该轮到这家公司最重要的创始人方兴东博士出场了。

  互联网第一书生方兴东

  1996年夏天,应朋友的邀请,刚刚考入清华攻读博士的方兴东,从一篇关于戴尔公司的文章入手,边学边写,一头扎进了IT圈,逐步成为圈中高产而富有激情的产业评论家。

  1998年,微软在中国的一系列举动引起了方兴东的注意,比尔•盖茨也频频访华,到处宣传微软推出的“维纳斯计划”,俨然一副中国软件业园丁的架势。

  当众媒体在讴歌微软给中国带来无限商机的时候,方兴东从中看到的却是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垄断中国的软件市场、危害中国软件业长远发展的事实。

  1999年3月,《“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一文横空出世,一夜之间扭转了“维纳斯计划”在中国的命运。两个月后,方兴东将他两年来的研究所得和一些后期作品以及部分别人的作品组织成《起来,挑战微软霸权》一书。

  以一己之力挑战全球信息产业巨子,清华在读博士方兴东一举成名。对于这一年,方兴东说:“用农民的行话来说,托老天的福,收成不错。”

  2002年7月6日,一个普通的周末,成了方兴东一生中不寻常的一天。从2002年起,微软为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加大在中国打击盗版的力度。方兴东针对此,写了《向微软投降》和《微软为什么》两篇文章声讨微软,指责其知识霸权伤害了中国的民族软件产业。两篇文章迅速登上了包括新浪在内的几家门户网站的头条,本来期待引起更大轰动的方兴东却发现,1小时后,几乎所有的网站都撤下了这两篇文章。

  方兴东立刻打电话给时任新浪总编辑陈彤询问,得知是微软公关部以广告为要挟向这些网站施加了压力。

  为互联网摇旗呐喊了五六年的方兴东突然发现,自己竟然瞬间失去了阵地,这多少让他觉得可笑又可悲。就是那一刻,他决定自己打造出一块阵地,哪怕简单一些,却可以自己主导不再受限制。这时候,他其实还没有想好要打造出后来的博客中国,但是不管怎样,他已经开始朝这个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有了自己办网站的念想没多久,方兴东在杭州参加一个会议时遇见了另一位研究新媒体的评论家孙坚华。孙坚华告诉方兴东,国外有这样的专门网站,叫Blogger,不仅可以放自己写的文章,还可以把身边的朋友都汇聚起来,孙坚华还给方兴东演示了自己在这种网站上建立的博客。

  这天晚上,方兴东开始自己倒腾孙坚华介绍的博客网站,越想越激动,他意识到,革命性的东西来了。回到北京以后他就与自己的创业伙伴王俊秀讨论,搜集了大量与之相关的资料,两个人仅用一个月时间,就在这一年(2002年)的8月推出了博客中国的雏形。

  王俊秀,山西人,中国政治大学法律系毕业,和方兴东一样,也是个诗人,他们的友谊也来自一本诗集。王俊秀曾任《信息产业报》主编,也曾担任《互联网周刊》执行主编。王俊秀的名言是:“建国以来,中国经历了三次解放:1949年是革命的解放,1978年是改革的解放,今天则是知识的解放。”王俊秀是一个能让人沉静下来的人,他与充满激情的方兴东很互补,他们两从《信息产业报》开始合作起,一直不曾中断过。

  “博客”这个词是方兴东和王俊秀一起碰撞出来的。首先是发音上和Blog的相似,而“博”有精英化的意味在其中。“博客就是日志,日志最早是航海时船长对天气生活的记录,我觉得我要做的网站就是一个在海洋中航行的个人网站,大家把精彩精华分享传播。”

  博客中国的两位创建者还发布了《中国博客宣言》,他们将博客比喻成信息时代的麦哲伦。在宣言的最后,方兴东高呼:“博客文化能中国向知识社会转型,博客关怀能开启一个负责的时代。”

  方兴东和王俊秀还为此写了本《博客》的书,书中富有激情的写道,“互联网之于博客,不亚于印刷术之于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当年,正是印刷术的革命解构了教会对《圣经》解释的权威地位,开放了‘上帝’的‘源代码’,引发了欧洲历史上大规模的宗教改革运动。按照这一逻辑推演,前几年掀起的自由软件运动,就是互联网时代软件业内部的一次集体兵变,是软件的开放源代码运动。博客的兴起,可谓是互联网时代知识、内容和媒体的开放源代码运动。”

  在方兴东高呼博客万岁的时候,部分互联网和传统媒体的从业者给予博客这一新概念的却是不理解和漠视。方兴东曾经试图在两家的报纸上发表一篇自己预测互联网未来发展、博客即将崛起的文章,但是对方都认为这不过是他为自己新公司的一次商业炒作。

  创业初期总是一部艰苦的奋斗史,博客中国最早也不过依靠于很多朋友的友情赞助。从服务器到带宽再到编程,都是朋友们在帮忙,天使投资来自于盛大陈天桥的50万美金。最初的200个用户是方兴东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拉来的。此时的方兴东坚信,互联网的未来不在技术,而在于每个网民角色的转变,从被动的接受者变成主动的参与者,这将是一场革命性的变革。

  这时候的方兴东,是个受人尊敬,万众敬仰的创业者。

  (未完待续,明日继续)

文军二维码

推荐阅读

WJMonitor试用

站内搜索